罗湖:引进香港社工服务,解决涉港家庭问题_118图库彩图图库_118图库彩图跑狗图_118彩色厍图官网㊣ 
快捷搜索:  as

罗湖:引进香港社工服务,解决涉港家庭问题

1824728672018-07-05 16:39:57.0郭悦罗湖:引进香港社工服务,解决涉港家庭问题4287454深圳新闻

/enpproperty-->

早晨7时多,香港国际社会服务社内地服务发展总监、香港注册社工王艳冰从香港过关;9时左右到达深圳罗湖区跨境学童服务中心,开始她一天的工作。“我们的工作主要在深圳,但我们会在香港开会和收集资料,所以几乎每天往返。”她说。

每天往返深港的社工不止她一人——20多名香港社工分别来到位于罗湖、深圳湾、皇岗口岸的3个跨境学童服务中心,准备课程、心理辅导、帮助家庭拓宽社会资源……这些都是他们的日常工作。

深港社工密切交流的背后是两地机构的联动。早在2007年,罗湖区妇女联合会就和香港国际社工服务社签订了合作协议,引进香港社工服务,专门解决涉港家庭的需求。

11年来,合作越来越深入,办公场所从80平方米到400平方米,工作点从罗湖拓展到深圳湾和皇岗口岸,社工从3个人增加到20多人……

“我们从香港请来了老师。”深圳市罗湖区妇女儿童活动中心主任汪朝晖说。深港两地机构如何一步步“相识相知”?香港社工如何一点一滴影响深圳社会工作?我们走近这群人。

深港两地的一桩“姻缘”

从服务站、服务中心到大湾区服务基地

走进位于罗湖区沿河南路2007号的跨境学童服务中心,一股“港味”扑面而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满满的繁体字,墙上贴着暑期活动介绍,架子上、桌上摆放着香港学校及政策的宣传折页。

罗湖区跨境学童服务中心是罗湖区妇联与香港国际社会服务社联合为跨境学童和港人家庭提供服务的项目。由香港赛马会慈善信托基金前后3次提供3000万港元经费资助,香港派出20多名社工和老师,每天往返深港两地,每年服务量超过1万人次。

如此庞大的服务量背后,是深港两地社会服务组织的默契合作。而在此背后,探索和磨合也不可避免。

“2006年左右,我们去香港参观,第一次发现社工原来是一个和医生、律师一样专业的概念。”汪朝晖说。在当时,“社工”这个概念在内地还是个新鲜词。2007年,深圳《建设社会工作制度“1+7”文件》颁布实施,并率先在全国试点,其中就借鉴了香港社区服务的经验。

同年,罗湖区妇联开始和香港国际社工服务社合作,引进香港社工,成立罗湖区港人家庭社工服务站,侧重家庭暴力的防护和涉港家庭的婚姻调解。两年过去了,让人始料未及的是涉港家庭的另一个现象尤为突出——跨境学童。“很多家长向我们反映小孩去香港上学过关时间太长、不安全、证件容易遗失等一系列问题,我们发现跨境学童读书问题可能是涉港家庭的主要矛盾。”汪朝晖介绍。于是,罗湖区妇联整个团队转移工作重心,2009年在香港上水社区服务中心签约成立了罗湖区跨境学童服务中心。

合作10多年来,服务中心的专业社工从2007年的3人,增加到现在的20多人,加上罗湖区妇联派驻的1名本地社工,共同组成了一个包括深港两地社工、香港老师、活动干事、研究助理等20多人的专业社工队伍,携手为跨境家庭提供专业服务。

“2009年我们的工作空间只有80平方米,而现在罗湖区妇联提供半层楼场地有400平方米。另外,我们现在还在深圳湾口岸、皇岗口岸设立了分部,就近提供服务。”作为最初参与合作的香港国际社会服务社的代表,王艳冰清楚地回忆起服务中心一路走来的历程。

汪朝晖指了指罗湖区跨境学童服务中心门口牌子上的“总部”两字,信心十足地透露了他们的长远规划——“基于跨境学童服务,未来将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妇女学童服务基地,促成香港、澳门社会组织和我们进一步交流。”他说。

推动跨境学童保护工作

“目标是帮助家庭链接社会资源”

“这个独特人群他们会长大,我们想让他们从小就在香港和深圳感受到爱,认识爱。”王艳冰告诉记者。

对于跨境学童的家长来说,这里是他们的另一个家。小到课外辅导、了解香港政策福利,大到心理疏导、纠纷调解,社工是温暖港湾般的存在。

“姑娘”,家长们都这么称呼她们。“赵姑娘亲自为他建立情绪档案,让他快乐成长”“倪姑娘教会我们‘八段锦’强身健体!”……跨境学童家长聊起社工们总是赞不绝口。

“感谢你们给我的支持和鼓励,让我找到了人生的新目标和希望,感谢你们给了我不同的人生。”一位跨境学童家长代表Vivian在分享自己7年来的心路历程时,表达了对社工的感谢。

3年——这是社工对这位单亲妈妈持续跟踪疏导的时间。在社工的鼓励和帮助下,她有了自己的事业。“我的经济压力很大,长期照顾孩子很难找到适合的工作,自己的情绪也长期失控。但在这里,老师和社工看到我的长处,邀请我做义工,从2014年开始我也重新进入社会。”

要做到以上这些,社工付出很多。“做服务过程中,面对压力和负能量,我们需要不断增强自己的正能量。”王艳冰说,“我们的终极目标是帮助每个缺少社会资源的家庭链接社会资源”。

目前,在深圳居住了近10万港人家庭,其中有3万住在罗湖区;每天有2万多名跨境学童从深圳去香港上学,其中近万人从罗湖的口岸过境。

除了过关上学,他们还面临其他问题。“跨境学童一放学就坐保姆车过关,课后参加香港社团活动机会少,缺乏对学校和社会的认知;很多家长不认识繁体字和英文,对孩子课业无法辅导;不了解香港福利政策和学校信息。”王艳冰说,香港社工的服务正是针对他们的这些需求而定。

香港海防博物馆、海洋公园、天际100……在墙上,贴着孩子们去香港参加各类社会活动的照片。服务中心还会根据孩子的需求设置课程。“几乎都是小班教学,我们前期会征求家长和孩子的意见,再设置课程”,王艳冰指着墙上贴的2018年7月—8月暑期活动介绍说,“抗逆力提升讲座、亲子义工服务、产品摄影初体验……这些都是很受欢迎的课程”。

虽然服务中心的课程设置只从幼儿园到小学,但跨境家庭与家长建立的联系却是紧密而长久的。“孩子离开中心后遇到青春期问题,家长还会来求助我们。”王艳冰欣慰地说。

磨合10年

将香港社会工作经验“本土化”

汪朝晖拿出一份香港国际社会服务社做的“三年服务成效总结表”,上面每一年、每堂课的问卷调查数据一应俱全。

“做妇女儿童保护就需要这样的细致。”汪朝晖介绍。每位社工的桌上,都放着一本本案例集和工作计划。在他们的工作笔记中,记录着各种各样的跨境儿童和家庭的考核观察数据:孩子的自理能力、社交能力、情绪管理能力;家长的工作能力、链接社会资源能力、自身形象的树立……

“我们也在不断学习,比如最初我们认识香港国际社会服务社,就是从他们胸前挂的职务牌开始。现在我们做活动时也会在胸前挂一块牌子,让别人清楚我们的身份,更好地寻找服务对象。”汪朝晖说。

在香港社工办公室的墙上,挂着一张张房间使用表、社工排班表等,密密麻麻的表格里有日期、姓名、房间名等栏目,甚至细致到小时。“他们的计划性也很值得我们学习。比如他们在年初便会做好全年的计划工作,这给我们很大的触动,现在我们策划活动都会提前做好安排,从月计划到周计划,再到项目的进度表,各项工作都更加有条不紊,工作效率提高了。”

“他们对隐私的保护程度远超我们的想象”,汪朝晖说,社工跟进的家庭个案内容从来不让第二人知道,甚至联系方式和姓名都不能透露,“以前对于参观者的来访,我们会立马安排和孩子见面,但现在我们会非常注重征求孩子和家长的意见,还会配合社工签署保密协议,在妇联工作上也加强了对受助者案例的保密工作。”

对于汪朝晖的称赞,王艳冰谦虚地说:“其实是互相学习,深港两地文化不同,我们也需要入乡随俗。他们给予我们很大的自由,合作很顺畅。”

2009年刚来到深圳的时候,罗湖的家长对社工认识不深,信任不强。“不愿意透露信息,我们的工作也不太好开展。”王艳冰回想起刚来深圳时遇到的问题,“很多家长没有善用公共资源的意识,报了名会无故缺席,导致活动出席率不稳定,资源被浪费。”

经过10年磨合,一切慢慢发生变化。“他们明白了公共资源很宝贵,现在会按时请假以便于把名额给别人;家长们也理解我们人手不够,每次做完活动都帮忙收拾,大家做到了互相信任。”王艳冰说。

去年,罗湖区妇联与香港囯际社合作,在深圳注册成立了“深圳市懿路同行社会工作服务中心”。“这是将香港社工先进经验深圳本土化。整个中心由香港的团队来运作,是将香港社工服务从跨境学童领域引入普通社区的一次探索。香港请来的督导将用香港的社会工作经验指导大陆社工进行服务。”汪朝晖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